优游平台注册

“我和我的祖国·亲历故事”征文选登 | 代步工具的变迁

发布日期:2019/10/16 17:08:56 浏览: 次

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老家吕梁文水县。在贫困的吕梁山区,文水一带地势较为平坦,交通便利,在当时,自行车是人们走亲访友的唯一交通工具。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是我梦寐以求的奢望。

偷学骑自行车

农村的男孩比较调皮,到了七八岁左右便敢偷出家里的自行车开始晃晃悠悠的学“骑车”了。老式自行车中间有一条横杆,小孩技术没练到家根本跨不过去,所以只能穿过三脚架踩踏板。初学者只能踩一半,踩不了整圈,右脚踩踏板到最低下,又反回来,再踩到最底下。因为踩一整圈的话,由于身高问题身体摆动比较大,控不好自行车。小时候就用这个怪异的姿势骑自行车。当时自行车属于统购统销商品,对农村人来讲,自行车是家里比较贵重的奢侈品,轻易不借人,也不让小孩骑行。我家人口多,家里唯一的一辆飞鸽牌自行车是父母亲下地劳动,购买化肥、种子、农具的唯一交通工具,因此父母亲对这辆自行车看管的非常紧,绝不让孩子们乱动。就是在这种严密的监视下我和其他小孩一样从家中偷偷推出自行车,在一班小朋友的把扶下,跌跌撞撞地学会了“骑车”,期间因为多次摔坏了自行车,不断遭到了父母的责骂。

购置新自行车

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农村实行承包责任制,春种秋收,除草拔苗,下地劳动都离不开自行车,对我家老说,一辆自行车已经无法满足家庭需要了。父母亲总在唠叨,等秋后买了经济农作物了,再买一辆新自行车吧。一天放学回家,突然看见自家院里停放着一辆崭新的永久牌新自行车,只见父亲手里拿着一团塑料样的长条,在自行车大梁上缠绕着,几天后,父亲亲自到县城公安局办理了备案、打了钢印事宜。对于这辆新自行车,父亲怕碰撞摔打,基本上由他一人掌管,只有那辆破旧的老飞鸽才让弟弟们练车或下地劳动使用。

自己的专用自行车

1990年我考入山西省农业机械化学校,校址在晋中平遥县,离家大约70来里地,当时两个县城之间既无公路又无公交,为方便我礼拜天回家,那辆永久牌自行车便毫无争议地成为了我的专用代步工具,风里来雨里去,这辆自行车陪伴我度过了两年多的中专生活,直到1993年,文水平遥开通了公交,这辆自行车才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。

1994年,我中专毕业非配到太原矿山机器厂工作,单身职工大都住在享堂东单宿舍,从单身宿舍到厂区没有公交,上班距离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,这时我想起了闲置在老家的那辆永久自行车,让马路边的修车师傅更换里外轮胎和闸皮,这辆自行车又陪伴我工作了三四年。

购置第一辆摩托车

1996年春节前,我与妻子结婚,婚礼在老家举办,农村年轻人结婚,摩托车是必备的三大件之一。按照老家年轻人结婚的标准,在妻子的怂恿下,我来不及考虑适用不适用,花5000多元购买了一辆125摩托车。婚假期间,我美滋滋的用摩托车驮着妻子走亲访友,在乡间小路上过足了车瘾。由于自己骑行技术差,这辆摩托车仅在婚假期间骑行了个把月,便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,成为了弟弟们共同代步工具。

购买私家车

1996年4月,我调到了太旧高速公路工作,因工作单位远离市区,公司领导为员工配备了通勤车,极大的方便了上下班。到2004年左右,私家车逐步走入寻常百姓家,普通百姓出行更为便捷。单位好多同事都拥有了私家车。

看到左邻右舍开车出出进进,妻子十分眼馋,多次向我絮叨,也想购买一部小车。由于自己没有驾照,每逢她谈到买车的话题,我总是支支吾吾,敷衍搪塞。孩子升入初中后,遇到刮风下雨,常常因为打不到出租车迟到,我也有了买部车的想法。一次儿子放学,正逢大雨天气,儿子同学的妈妈开车接自己的孩子时,让我儿子顺路,执拗的儿子居然回绝了对方。此后全家一致同意买车。2013年元旦,一辆白色的两箱POLO轿车被妻子兴冲冲开回了家。

回顾短短30年的人生历程,自己从农村娃走入城市生活,从渴望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到拥有了自己的私家车,生活的越来越优越,这些无不得益于党的好政策。饮水思源,作为一名中国人我感恩祖国、感恩共产党。在今后的工作中,人生历程中,我将勤奋工作,以优异的工作成绩回报党恩。(作者:杨军,太旧分公司)